《长津湖》历史顾问王树增:要把艺术影片和纪(2)

来源:电影艺术 【在线投稿】 栏目:综合新闻 时间:2021-10-10
作者:网站采编
关键词:
摘要:齐鲁晚报?齐鲁壹点 :关于抗美援朝战争也有一些优秀的电影,比如说《英雄儿女》《上甘岭》等等,您认为这些电影里的虚构成分,符合不符合您的创作

齐鲁晚报?齐鲁壹点:关于抗美援朝战争也有一些优秀的电影,比如说《英雄儿女》《上甘岭》等等,您认为这些电影里的虚构成分,符合不符合您的创作原则?

王树增:电影必须有艺术加工,需要区分开艺术电影和纪录片、军事片、军教片这类影片的差别,这是两个美学范畴。如果两者混为一种创作原则和美学范畴,那其实会带来很多的问题。

你刚才提到了《上甘岭》等影片,它们的历史背景是真实的。在那块土地上,就是发生过这样一次惨烈的战斗,这一定是要真实的。但在艺术影片的整个人物和情节的设置中,必须适当遵循虚构的原则,不然的话它就不叫艺术电影了。那么这里的人、事情、细节,都是要从历史当中去挖掘,最后编排进我们的艺术影片当中。

我想这不光是国产战争片的一个基本的创作原则,也是全世界艺术电影的一个创作原则。

全世界的战争电影很多,我之前看过《血战钢锯岭》,描写了太平洋战争的某一个瞬间。我们作为研究历史的人,知道影片的历史背景,说的是哪次战斗,但是影片中关于人物和情节的流程都是虚构的,那为什么还去观赏它?因为我们需要明白,这是艺术影片基本的审美规律。

我这里特别强调,一定要把艺术影片和纪录片、军事片区别开来。如果没有这个区别,可能就陷入了某种误区当中。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您希望电影观众看了《长津湖》之后,有一种什么样的反应?

王树增:《长津湖》这个电影它产生的时代,和《上甘岭》时代不一样了,今天大部分都是青年观众,和这段历史相距太遥远了,而且改革开放以来,我们在多元化文化的影响之下,审美的渠道很多。所以我想希望《长津湖》至少让当代观众有两点启发:

第一点,一个民族如果想强盛起来,必须具备精神的硬度,这个精神硬度是保证一个民族生存、发展、壮大的基本精神要求。我希望通过这个影片让青年知道,在那个历史阶段和那场战争当中,有这样一批优秀的中华儿女,他们支撑起来了我们这民族尊严的脊梁。有了他们,我们民族才有希望,尽管他们倒在冰雪当中,很多甚至都没有留下姓名,但是他们依旧在我们心里,是我们民族的丰碑。这是第一点,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。

第二点,我希望我们的观众看了影片之后懂得一个道理:民族的发展、人民的幸福生活、国家的安全,甚至具体一个人的成功,都不是轻易得来的,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我希望,我们的观众看了这部影片之后,能够面对你的人生。即使遇到了困难和坎坷,也要让自己生活得更坚强一些,更理性一些。这对你的人生,以及对你生活在这个片土地上的发展,都是有好处的。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您认为电影中的角色以及演员,有没有达到您心目中的关于志愿军战士的标准?

王树增:我和他们接触过,演员选择都是好的,是比较理想的。演员一定是满满的正能量、满满的阳刚之气,而且是受到当代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演员。我也接触过《长津湖》的演员们,我很喜欢他们。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很多军事爱好者会接触到更多资料,对历史也有自己的理解。对于电影的一些细节,他们在没有上映之前就开始争论,您是怎么看待这种争论的?

王树增:这种争论很正常,如果没有人关注你这个电影,怎么会影片还没上映,就开始争论?这是好事,说明我们的观众对影片的关注度极高,对影片的期待性极高。我觉得应该担心的是,别说影片放映之前,如果放映之后都没人搭理你,那才不是好事。

但是我需要强调一点:一定要区分学术争论和艺术争论,这是两个概念。因为我是写这个的,我也有很多军迷朋友,他们一天到晚地也跟我争论,但仍旧都是我的好朋友。虽然他们有的年龄小,甚至是忘年之交,但是我很喜欢跟他们争论,坐下来喝两杯咖啡,甚至弄点小酒,就侃了,很可爱。

我们需要明白,他们之所以成为军迷是什么原因?是因为他们对我们的民族历史是有相当的感情的,没有感情,他争论什么?所以大家会争论某一个细节、某一场战斗、甚至某一场战斗当中的指挥员的名字、年龄、老家、家人什么样子的等等,还要争论到当时步枪是什么样子的,口径是多大的?钢盔是什么样子的,是德式的、日式的还是法式的?有这些对我们的民族历史注入了相当情感的青年,不是我们民族的幸事吗?

文章来源:《电影艺术》 网址: http://www.dyyszzs.cn/zonghexinwen/2021/1010/1266.html



上一篇:“四要”营造利于艺术电影发展的环境
下一篇:电影《长津湖》爆红之际 重温一下几十年前报纸

电影艺术投稿 | 电影艺术编辑部| 电影艺术版面费 | 电影艺术论文发表 | 电影艺术最新目录
Copyright © 2019 《电影艺术》杂志社 版权所有
投稿电话: 投稿邮箱: